2018年04月6日网站服务器迁移完成……

为什么朋友圈里这么多人卖面膜?

web 苏 demo 2011℃ 0评论

有没有感觉到,朋友圈里卖面膜的人越来越多呢?小小的面膜正在通过微信社交圈,贴上中国女性的脸,变成现金塞进千万人的钱袋。甚至郭德纲也敷面膜晒自拍了。有媒体调查发现,朋友圈里的微商,80%都在卖面膜!面膜生生地从一个小众、小量的美容品种被培养成为大众快消品,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看脸的世界吗?

朋友圈里的面膜生意,其实水挺深:有人质疑,层层代理的模式涉嫌传销;有的白领自创面膜品牌,半年回款就达千万元;要把面膜生意做大,需要什么条件;五级代理商,拿到的利润也能翻倍!这些究竟是怎么回事?“面膜业”又将面临怎样的未来?

千万人掘金面膜

当脸形饱满的相声演员郭德纲也敷上面膜,并在微博微信晒自拍照时,不少网友表示被震撼到了。

在今年,卖面膜的可以是爱美容的明星伊能静们,还可以是郭德纲。然而新奇的并不是卖面膜,而是利用微信将面膜营销夹杂在生活状态中,利用微信卖货或者发展代理赚得盆满钵满。

深圳触电电子商务创始人龚文祥透露,微信卖货(面膜为主)的信息流已经占到整个微信朋友圈的三分之一左右。微商80%是卖面膜的,而80%的微商是女性,这其中的80%以家庭妇女为主。龚文祥此前估计微商已达到千万规模,如果据此计算,在微信上卖面膜的个人卖家已经达到800万。

但从企业公布的代理数字看,掘金面膜的大军规模远不止于此。例如,去年微信最火的面膜之一俏十岁就表示,销售俏十岁的“微商”有两三百万人。十几位官方合作伙伴购买俏十岁货品后,再进行分销,几乎每个官方合作伙伴下面对接经营者就有几万人。面膜微商思埠一家旗下微商就超过百万人;有很多个人微商,一个人旗下就有10万微商人。

面膜被打造成快消品

有资料显示,面膜在中国大陆的渗透率已接近45%,超越了韩国、中国台湾地区。面膜正在从一个小众、小量的美容品种被培养成为大众快消品。奥美集团数据显示,大陆面膜产业在这两年经历了跨越式的野蛮生长,大大小小的面膜品牌两年间增长了4倍,目前市场上至少有300多个面膜品牌。面膜市场的体量也在逐级增大,大陆面膜市场规模已达100亿元左右,目前正以每年约30%的速度增长。

“用户对于面膜的产品忠诚度普遍不高,所以较容易接受新品牌,特别是好友的推荐。”微信电商河豚面膜创始人王鹏辉对北京晨报记者说,“由于一盒面膜一般不多于6到8片,属于易耗品,购买的频率比买酱油醋的频率都高。而长久以来面膜一直被列为护肤佳品,口碑相传,微商不停地在朋友圈晒敷面膜的图片,大大激发了人们效仿心理,将面膜迅速普及化。”

一位分析人士预计,2015年大陆的面膜市场总额将达到300亿元。一个更为疯狂的消息是,影星刘嘉玲仅仅创建三个月的嘉玲面膜,已被上市公司数字王国以2.5亿元收购了51%的股权。

1

白领自创面膜品牌交易近千万

2014年,面膜大风刮来了无数掘金者。财富故事背后揭示的,不仅是他们的经营模式,还从他们的举手投足看到了微信生态等移动新事物对人们生活的冲击,人们在一个全新生态平台上展现出一个原始的狂欢。大风过后,留下的是蓝天还是狼藉,不得而知。

出场人物一

粉丝众多的男公关众筹创业

2013年,王鹏辉在一家日化公司里做公关工作,那时的他五大三粗、皮肤粗糙,对护肤品一无所知。一年后,他成了河豚面膜的创始人,走到哪里都带着自己的面膜,同时不忘自拍。翻开朋友圈,这个有着小肚腩的男人在对科技事件犀利评论之间,夹杂着各种晒脸、晒面膜的照片。王鹏辉说,他的面膜品牌上线半年,回款已有将近千万元。

朋友圈筹资10天拿到100万

“公司成立不到两个月,产品都没有呢,有一天喝醉了,在朋友圈说公司估值1000万,出让10%股权筹集100万。很多人都会说,这人一定是想钱想疯了,要不就是在做白日梦。但是,只用了10天时间,到账资金就超过了100万,证明这不是一场梦。”王鹏辉如此描述他传奇的发家经历。

“其实一开始我心里也没底儿,预计能有50万就已经不错了。事情的发展超乎了我的想象,当第一笔1万元进来的时候,我自己都感叹速度太快了。因为我压根没有介绍公司情况、项目进展、回报周期,一上来直接就向我要银行账号打款。更让我感到惊讶的是,那位股东我们压根没见过面。”王鹏辉说。

王鹏辉的号召力在哪?据了解,王鹏辉除了是白领外,还是一个自媒体人。在新浪微博拥有7万多粉丝,对一些科技事件有着犀利的评论,积累了一批忠实的粉丝。此外,王鹏辉把每一笔打款都做了截图,他认为人很容易从众,看到每天有人打款,不少人心里也就痒痒了。

朋友圈分享带动口碑传播

2014年6月6日,王鹏辉的河豚面膜上线了。王鹏辉借鉴了小米的惯用手法,采取内测方式撬动了5000名用户参与体验。

实际上,这5000名用户大部分是王鹏辉在微信和微博上的粉丝或好友,他期待这些人的朋友圈分享可以带动其产品的口碑传播。面膜上线八个月,王鹏辉的面膜生意回款额高达近千万。

王鹏辉不否认这是个暴利行业。“只说原液价格,最便宜的可以做到10块钱一公斤,最贵也就1000多元,一公斤原液可以出40片面膜。”王鹏辉说。

出场人物二

兼职代理每月只赚两盒面膜钱

30岁的莎莎是北京某时尚网站编辑,由于是兼职代理面膜,有一搭无一搭在朋友圈发发自己做面膜的效果对比图,月收入仅有千元上下。她说,她因为自己想试试面膜效果才做代理的,还没想依靠代理面膜发财,每个月赚的钱相当于自己做了几次免费的面膜。“比如进货10盒,卖了8盒,剩下两盒就是自己赚出来的,自己用了。”

从一片免费面膜开始试水

去年,莎莎的朋友圈里就有不少姐妹在推荐面膜,直到与朋友见面,发现朋友的皮肤有很大改善,并推荐她用这款面膜试试。莎莎回家试用后,发现在干燥的冬天里皮肤似乎真的一夜之间水润了一些。莎莎事后解释说,除了一些实际效果外,其实还有心理作用在作怪。

于是,莎莎因为一片面膜开始试验在朋友圈卖面膜。第一次试水,莎莎从好友那里拿了十盒面膜,总价1800多元,而每盒的零售价在260多元。

“第一天就是发朋友圈,贴图告诉大家我今天贴了什么面膜,这个面膜有多供不应求和抢手。但效果一般,有人评论却没有人感兴趣想购买。”莎莎说。

面膜越来越不好卖

“经常看到媒体报道或是面膜企业们做的宣传,说什么美女大学生代理面膜月入50万等等,但作为一个普通上班族,兼职代理卖面膜,生意并不那么好做。”莎莎说。卖了面膜一年,莎莎还是最底层的小代理。每个月只能赚到两盒面膜的钱。

“朋友圈还不能太频繁刷屏,即便是这样还是有朋友向我提出意见,认为我发广告就像墙上的牛皮癣小广告。”莎莎说,“由于我的朋友有限,对这个感兴趣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自然赚不了大钱。”而对于莎莎来说,发展下线代理也相当困难,到目前为止她只有一个下线。

为什么小白做不大?

在莎莎看来,想要更多的用户和代理除了拥有资源外,更多的是需要付出努力。而像她这样的小白用户是很难做到的。

第一,你需要朋友圈拥有足够多的人。“我身边有两个朋友拥有超过30人以上的代理,他们就是传说中可以月入数十万的面膜代理。”莎莎说,“他们喜欢进入各种群体和圈子,然后添加任何一个可以添加的人成为微信好友。此外,他们会去三里屯等人员密集的地方,通过雷达搜索附近好友,寻找一切可以扩大微信好友的机会,这样才能有足够的受众群。”

第二,你的皮肤状态要一直处在优良状态。莎莎说,她的一些做面膜代理的朋友为了推销面膜更有感染力和说服力,自从做了面膜代理后开始注重各种健身、保养,努力将皮肤状态调整到最佳,甚至有一个好友因此瘦身并去打美容针,目的就是让自己呈现的效果更好。“如果你去见朋友,听到了诸如‘你皮肤怎么这么好了’等等的话,基本就达到了目的。”莎莎说。

第三,利用微博大号、微信公号等进行推广。不过,对于莎莎们这些初级用户来说,这种方法距离他们太过遥远,因为他们每次进货才花2000块钱。

五级面膜代理商也能利润翻倍

“用雅诗兰黛护肤品的肯定不会在微店购买不知名的化妆品,但是面膜就不同了”,日化专家冯建军这样解释面膜成为微商霸主的原因,冯建军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不同于其他的护肤品,面膜市场非常成熟,消费者的品牌依存度并不高,再加上面膜的使用频次高,消费者也乐于尝试新的品牌。

高利润也成为越来越多人加入面膜产业链的驱动力。据业内人士估算,互联网微商快车,造就了俏十岁等面膜品牌的销售奇迹,“俏十岁2014年年销售额过10亿元”,冯建军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俏十岁市场售价是399元,实际售价为200元,而厂家出厂价仅为50元。“同厂家的面膜在天猫要11元,而在阿里巴巴上批发3.9元一张”,消费者刘女士对记者表示,连消费者都发现面膜行业的秘密了。

“面膜行业至少都有五级代理”,冯建军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俏十岁厂家的出厂价是50元,这是给总代的价格,再经过层层分销,每级加价10元,到了五级代理商的价格是100元,市场实际售价为200元,这也意味着,即使是五级代理商也能获得翻倍的利润。

疯狂的面膜会泄气吗?

面膜在微信舞台上狂欢一年后,将面临什么样的未来?

实际上,除了一些面膜电商在微信上开店直营外,绝大多数面膜商如俏十岁、韩束等采用的都是层层代理模式(即微商),这种依靠代理商不断发展下线卖货的模式也被不少人质疑是否涉嫌传销。龚文祥认为,尽管微商存在层层分销、囤货等问题,但毕竟是有产品实物、不只是仅靠人头来传销,微商发展下级代理目的是为了赚差价,不能用传销一棒子打死微信朋友圈电商。微商毕竟是新事物,对新事物除了要规范,还要抱着宽容的态度。

此外,服务质量无法保证、产品真假混杂、营销干扰朋友圈等负面影响也如影随形。

俏十岁在去年圣诞节发布暂停微商供货三个月的通知,其创始人兼董事长武斌表示目前微商存在几大硬伤:假货、乱价、售后服务无法统一管理。“随着俏十岁的火爆,假货问题也日渐突出。因为在微信和其他非官方渠道中有经营者不法销售假冒俏十岁的产品,这些假冒产品质量堪忧。俏十岁因此被卷入了质量风波之中。”武斌说。

而乐观的支持者龚文祥认为,未来社交电商一定会朝着有序、正常的方向发展。

打赏

转载请注明:苏demo的别样人生 » 为什么朋友圈里这么多人卖面膜?

   如果本篇文章对您有帮助,欢迎向博主进行赞助,赞助时请写上您的用户名。
支付宝直接捐助帐号oracle_lee@qq.com 感谢支持!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